长沙橘子洲守卫记:抢险队身体顶沙袋用绳牵着彼此

网页设计 采集侠 浏览

小编:长沙橘子洲守卫记:抢险队身体顶沙袋用绳牵着彼此

  原标题:湘江沙袋堤差点被冲开一个口子

  7月2日,大雨终于停了。7月3日凌晨,洪峰从长沙有惊无险地过境,水位39.51米,超警戒水位3.51米。所有参与此次抗洪的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 

  洪水一度漫过了湘江从杜甫江阁到橘子洲大桥的堤坝。如果没有及时抢筑子堤,洪水将倾泻而下,涌向湘江东侧的长沙市天心区和开福区。
 

  这段长1.2公里左右的堤坝,位于长沙天心区老城区对面,修建于26年前,与近年来长沙新修的堤坝相比,海拔最低。
 

  从6月30日晚至7月3日凌晨,1000多名武警、消防官兵、志愿者参与了这次守卫湘江大堤的行动。
 

  作为守卫这段大堤的总调度之一陈实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们在暴雨最密集时,连续工作16小时,在洪峰到达之前,抢筑了宽2.5米,高近1.6米的子堤,堆了30多万个沙袋,用掉了5000多吨砂石,这些沙袋挡住了过境的洪峰。
 

  这是31岁的陈实第一次参与湘江抗洪,作为在湘江边长大的人,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守住大堤,“水位线比大堤后面的居民区地面高1米多,那是兵临城下的紧迫感。”
 

  “7月3日,天气预报说还有雨,幸亏没下,再下真的扛不住了。”陈实说。
 

  7月7日16时,最新通报显示,湘江长沙站水位35.39米,降到警戒水位以下,长沙危机解除。
 

  “洪水每涨1厘米,伤害就增加1分”
 

  湘江长沙站水位第一次超过36米的警戒水位时,陈实紧张了起来。那是6月30日,星期五,强降雨已经持续了近4天,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 

  陈实正跟同事们处理湘江对面、坡子街街道几个老城区的积水问题。那里有很多老房子,人员需提早转移。
 

  陈实来到湘江边看到,水流浑黄而湍急,湘江开始涨水了。
 

  两天前,彭志浩站在与陈实隔江相对的橘子洲上看雨,心里莫名发慌。44岁的彭志浩是橘子洲景区管理处办公室主任,在橘子洲工作21年。
 

  “在湘江边上生活的人见惯了大水,以前水淹过脚面根本不叫事儿。”他笑着比画。但6月28日,他却预感不好。
 

  在长沙长大的人都听过一句老话,“涨水不怕火烧天,退水不怕连降雨。”意思是,湘江在长沙开始涨水的时候,即便是大晴天,也照样会涨。因为湘江仅在长沙就有6条支流,一旦下大雨,支流的河水全部汇聚到湘江。一旦湘江开始涨水,挡都挡不住。
 

  大雨还在下,景区的游客却不少,彭志浩估计,那天洲上大概有一两千人。2009年,橘子洲作为国家5A级景区对外免费开放。橘子洲大桥横亘在橘子洲上,桥上专门修建一条通向景区的车道。此外,长沙地铁2号线在橘子洲过站,进出都非常方便。如今,橘子洲已经是长沙市民生活的一部分,即便下雨,也不断有游客出入景区。
 

  彭志浩开始跟景区管理者商量,不能再增加游客了。随后,景区的广播开始播放让游客撤离的通知。
 

  橘子洲开园后经历过最大的一次洪水是2010年,洪峰过境时的水位是38.46米,橘子洲的最低标高是38.48米,那一次差点上演“洪水穿洲”。彭志浩想,那已经是有水文记录以来第三高了,这次再高不可能高过那次吧,但三天后,纪录被打破了。
 

  6月30日上午开始,陈实的手机每隔1个多小时,就会收到一条上级部门发来的水文监测数据,他大概计算了一下,那天上午湘江长沙站的水位以每小时0.02米左右的速度上涨。到了下午,暴雨还在下,湘江涨水的速度开始加快。
 

  官方数据显示,到6月30日16时,湘江长沙站水位37.53米,超警戒水位1.53米,同时还在以每小时0.04米的速度上涨。
 

  陈实回忆,从来没有见过这阵势。
 

  今年5月中旬,陈实被从长沙市粮食局借调到天心区坡子街街道挂职,职务为坡子街街道工委委员。坡子街街道位于长沙市天心区,紧邻湘江,有27处不可移动的省市级文物,是长沙市文化和商业最集中的地带。
 

  同时,这里聚集了大量老房子,这一片最近被划为长沙市棚户区改造范围。
 

  暴雨发生时,这里多处房屋刚刚接到第三次房屋拆迁的通知。陈实借调到坡子街1个多月,大多数时候都在为最后的拆迁工作忙碌。
 

  6月30日,雨水已经流进了坡子街地势较低的房屋里面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zhongxiaokeji.net/tutorials/web/200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